渭南

易宪容:金鸡啼,催发全球货币政策大转向

2017年02月20日来源:百度百家行业动态责任编辑:fengyingjie

今年是鸡年。平常,金鸡啼鸣,往往会催发鸟儿早起,民众更为奋发努力,社会经济更为繁荣昌盛,所以在今年的鸡年,可能是世界经济全面转向繁荣的重要的一步。

因为,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的经济经历了近9年调整与动荡,并一直难有起色。所以,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央行货币政策宽松了再宽松,但这样全球经济仍然是处于震荡与衰退之中。不过,直到2016年12月份的美联储加息,市场才意识到美国经济开始好转,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全面逆转。特别是在鸡年,这种货币政策的逆转,不仅让美国货币政策开始走向常态,也将是世界经济全面向好的一种主要迹象。

首先,IMF最近的经济预测报告指出,经过之前一系列的下调之后,最近他们已经上调了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預測,其中2017年的增长预测已经从原先的2.6%上调至2.8%。对于鸡年来说,IMF这种对全球经济增长预测上调,主要反映他们对新兴市场、英国及美国经济的展望更为乐观。同时,在IMF看来,国际油价从2016年1月的27美元一桶,目前已经上升到53美元以上一桶。而国际油价全面上涨,将全面推升各国的物价水平。所以,绝大多数发达经济体,通货膨胀率的预期将会由2016年的2%升至2017年的2.4%。而且这种趋势向延伸到2018年底。而全球物价水平全面上升,也是全球各国货币政策逐渐收紧的重要的原因。

鸡年全球各国央行货币政策的转向,最重头戏当然非美国莫属。2016年,由于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原因,美联储从当年初就说在收紧货币政策,但是一直在犹豫不决,直到2016年12月底才升息1码,让美国联邦基准利率从0.25%到0.5%区间,上升至0.5%到0.75%区间。但是美联储对2017年的利率展望则十分进取。美联储预期2017年利率水准中位数为1.375%,外界解读为这是暗示美联储2017年将升息3次,每次升息的幅度为1码。而2018年利率水平中位数展望为2.125%,即2018年再有3次升息机会,每次升息幅度同样为1码。

比如,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在1月18日表示,由于美国经济正接近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逐步升息是合理決定。因此在2019年底前,美国联邦基准利率每一年都会调高几次,直到接近长期中性利率(neutral rate)目标3%为止。也就是说,在今后两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收紧将是一种趋势。

这也如本人早就指出的那样,在今明两年,美国的货币政策收紧可能比目前预期与市场分析要快得多。因为,目前美国的经济已经全面向好,特别工人工资水平快速上升,更是显示美国经济好转比市场分析与预测要理想得多。二是特朗普上任之后,美国的经济政策将全面调整。而这些经济政策更有可能会刺激美国经济加快增长,提升整体经济的通货膨胀水平。三是在国际油价上涨及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拉动下,未来两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上升幅度可能会比目前预测要高。如果这种情况出现,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更是会全面收紧,加息的频率可能会增加。

而美国货币政策开始全面收紧所产生的影响,不仅在美国国内会十分明显,同样会影响国际市场资产价格变化、国际市场资金的流向,也会影响其他国家央行的货币政策转向。对此,市场一点都不要低估美联储货币政策重大调整对他国货币政策的影响。

估计这种影响最为明显的是英国。在英国脱欧公投之前,市场都在分析说,英国脱欧后会对其经济产生如何重大的影响,如何会导致英国经济的衰退。但实际上,这几个月,除了英镑的下跌是一个不利因素,反之英国经济已经开始走出早几年的困境,英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加快及物价水平上升。外界预期英国今年通货膨胀率可能飚升到2%,达到英国央行设定的目标。英国央行总裁卡尼(Mark Carney)在1月16日对此表示担心,未来通货膨胀率可能侵蚀英国居民购买力,让英国央行对于通货膨胀率超标的容忍拖垮现有的经济增长。所以,英国的货币政策在今年也将收紧。

对于中国来说,尽管在2016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一直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不会有太多变化。但是这次会议上也强调要遏制资产泡沫、要挤出房地产泡沫。可以说,要做到这点,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不收紧是不可能的,否则要遏制资产泡沫及挤出房地产泡沫就会成为一句空话。不过,在年前,无论是公开市场操作工具基准利率提升,还是央行已经在口头上要求国内各商业银行鸡年按揭贷款总额不得高于2016年,只能低于这个总额。如果是这样,中国的央行货币政策也将在鸡年收紧。对此,市场还在观察。

对于日本及欧盟来说,尽管市场预测日本及欧盟的货币仍然会维持在量化宽松条件下,但现有的数据表明,无论是日本的经济还是欧盟经济,已经明显好转。有分析指出,如果日本及欧盟还是把利率维持如此之低,甚至于负利率的水平,那么它将严重扭曲金融市场的价格机制,不利于经济形势的好转。所以,减少购买债券规模也将是日本及欧盟货币政策转变重要的一步。

总之,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持续多年,如果鸡年全球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全面收紧,它将是全球经济转向的重要标志。不仅会影响国际市场的资产价格,也将影响全球资金的流向,同时意味着全球经济开始全面好转。

  • 意向区域
  • 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