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

如松:坏的危机与好的危机

2017年02月08日来源:如松新浪博客行业动态责任编辑:fengyingjie

现在的媒体并不愿意承认逆全球化已经开始(或有特定原因),事实上,过去的增长方式开始结束的时候,及时修正经济政策、面向未来才是更好的做法。至于全球化是不是已经逆转,从下面的图上可以比较明显地看出来:


其一,中国进出口额已经连续两年下滑,这是以往二十年从未出现过的事情,基本说明趋势已经成立;其二,美国已经无法以过去的能力进行资本和产业输出,否则债务问题难以解决,再加上如今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态度,将会推动逆全球化。如果没有美国进行资本输出加上美国的消费市场,亚欧其他国家谁能替代?应该是没有的;其三,如果美国不积极推动全球化,谁能代行美军在世界上“警察”的职责?没有,可没有“警察”的社会就没有和平,就没有全球化。所以,全球化逆转已经是无法回避的现实。

中国是投资型经济体,对贸易顺差具有比较强的依赖性:

其一,基础设施建设是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而基础设施建设所需要的主要原材料是铁矿石、能源、有色金属,可是,铁矿石、原油、铝矿石等的对外依存度很高,当出口下降的时候最终会带来贸易顺差的萎缩,进口能力不足,此时,就出现了釜底抽薪,经济刺激政策就难以执行,经济增速就难以保证。很多经济学家说,2016年的经济增速已经到了L的横的位置,估计是否定的。

其二,炒房形成房地产泡沫,支撑泡沫的是需求因素和货币扩张因素。中国在服务贸易项目上一直是逆差(2016年服务贸易逆差是2601亿美元),虽然可以加强资本馆至,但只能馆至国企和民间资本的外流,难以馆至外资的流出,当货物贸易顺差缩减到一定程度之后,外楚就会紧张,进口能力下降,不排除部分对外依存度高的商品出现需求的刚性缺口,重点关注原油、铁矿石、猪肉、大豆、铝矿石、钾肥、纸浆、部分原料药等品种,这些基础商品(尤其是能源和农产品)出现刚性缺口意味着价格刚性上升,这会全面推动CPI指数,养马只能被动加息,货币扩张被动终止。

1月24日下午4点13分,央行网站与微博同时发布消息,24日对22家金融机构开展MLF操作共2455亿元,其中6个月1385亿元、1年期1070亿元,中标利率分别为2.95%、3.1%,较上期上升10BP。央行此时的未雨绸缪非常及时,这是加息信号,预计2017年将是央行加息的起始之年。

如果房屋供不应求,加息也无忧,与以往的加息周期没什么不同;但现在绝大多数城市的房屋已经供过于求,结局自然不同,拐点就是如此形成的。

第三,应该是最重要的,那就是需求全面下降。从上图的曲线实际可以看出2016年企业破产的根源。进口和出口同步下降意味着内需与外需同步走弱,这自然带来企业破产,城镇失业人员增加。未来,随着逆全球化的不断深入,贸易顺差继续压缩,境内刺激经济增长的手段不足,经济增速下滑;出口下降必然也带来进口下降,内需外需继续减弱,企业继续倒闭。综合来说,失业人口会继续上升。当失业人口不断增长的时候,购买力下降,更多的人迁出城市,房屋需求下降,房地产的周期也就结束了。

现在似乎已经出现这样的信号,政策在将人流向乡下和小城市引导,这有很多报道。未来,随着城镇失业人口的增长,推动人流向小城镇和乡村迁徙,很可能就不是引导,而是强制。终归太多失业人员集中在城市,容易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

或许中美贸易战爆发的时候,就是房地产泡沫破裂的时候,因为需求萎缩、过剩加剧、利率上升,甚至时间可能提前。

最近出现一篇报道《合肥房价暴跌  业主要求政府救市》,是值得注意的。楼市的投资者一贯将ZF当成阿里巴巴(那些离婚买房的人基本都是这种赌博心态),认为ZF无所不能,当房价下跌的时候ZF必须要救。但是,在贸易顺差缩减,印钞就会带来本币快速贬值的时候,谁敢大量印钞?谁敢继续在原来的低利率水平上向市场大规模投放基础货币?如果不能投放大量的低成本(低价格)货币,在严重供过于求的时期(人口流出城市带来需求萎缩),这种呼喊毫无用处。

2017年,逆全球化将带来贸易顺差缩减(如果中美爆发贸易战,很可能急剧缩减),经济增速还要继续下滑,资产价格泡沫面临破裂,失业很可能急剧上升,悲观吗?很悲观。

其实根本不需要悲观,中国是一个大国,解决现在问题的钥匙与欧洲无关,与美日无关,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形成现在经济困局原因之一是货币因素。中国之所以依赖贸易顺差是因为美元是国际普遍接受的资本。在美元收缩时期,国际硬通货紧缺,如果人民币可以保持兑美元实际稳定(这种稳定是通过自由兑换实现的,而不是名义汇率的稳定,后者无意义),就可以成为国际硬通货,就不必再追求贸易顺差,掌握了自身经济发展的主动权。

但是,在今天的格局下是难以实现这一愿望的。中国一套一线城市的房子的总价,可以在美国加拿大澳洲买房,然后还可以一生衣食无忧,这必定造成资本和人员的疯狂外逃(自由兑换下的必然结局),慧律就难保,更别提稳定,也就无法成为国际硬通货。

无论未来房价如何(很大可能今年会崩掉),对于只有自住房的人,价格涨跌根本没意义。因为无论房价涨跌,都仅仅是一个住处而已。但房价快速下跌,银行会产生大量的坏账、财政收入会下滑、炒房者会破产,这都是损失。但是,坏事一样可以变好事。

如果房地产泡沫被外力刺破,得不到丝毫的好处,只有坏处。如果是自己有准备地刺破,就相对可以得到可控的后果。破裂之后,用货币政策严守慧律的稳定就成为可能。此时,资本外逃的欲望减弱,因为生产要素价格下跌之后,资本投资收益率提高,企业有了生存与发展的空间;货币的购买力稳定之后,就可以培养不断上升的内部需求。最终人民币就可以成为建立在可自由兑换基础上的国际货币,这并不困难,因为国际社会会聚焦于你的内部需求,货币国际化水到渠成。此时,中国只要保持国际收支平衡(本质是保持财政平衡和可持续性)即可,贸易顺差对中国无关紧要。

当货币购买力稳定之后,就有了不断培育内需市场的基础。中国有大约14亿人口,  2015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1966元(按6.5:1计算,折合3379美元。2014年,韩国的人均可支配收入(PGDI)为1.5786万美元),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1392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9223元。这样的水平尚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内需市场巨大,潜力巨大,足以支撑中国经济继续高速发展二十年。

中国与韩国、新加坡等中小国家不同,如果不注重内需,过于依赖出口是难有出路的,因为国家的体量太大。而且如今的时期,4-5%的经济增长速度一定好于6-7%的经济增速,因为后者会造成债务问题不断恶化,经济增长潜力的透支。

无论主流还是非主流媒体,不断谈论中美竞争、中日之争甚至中欧之争,等等,其实,中国和任何国家都没有争端。完善自己的货币体系,使得自己的货币真正成为资本(代表信用),不断培育完善自己的内部市场,经济与贸易争端就不复存在;继承自身文化的精髓(这是竞争力的核心之一),保持开放的态度,也没有了**的争端。所有现有摩擦也会化解于无形。

中华是泱泱大国,就要有大国的心态,崇洋媚外要不得,一味排斥舶来品也要不得,继承自己古老文明的精髓,发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建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民族凝聚力,与外部世界在公平竞争的基础上实现发展,中国才能站立在世界的中央。

以美元本位制和美国内需市场主导世界经济的传统观点来看,现在是非常危机的时期,但恰恰也是重塑自身竞争力的机会。这样的时期,对有些国家总是危险,但是,对于锐意进取的国家就是机会,能否实现这一点,完全看自己!改革社会运行机制,提升效率,凝聚文化的精髓(敢于抛弃糟粕),是所有问题的核心。


  • 意向区域
  • 价格